达沃斯热议对外投资:未来10年预计将达2.5万亿美元

( 姚瑶 |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09-20 03:01:56 ) 
 


“我们是在2013年并购的,销售量从原来的60多亿人民币增长到了去年的90多个亿,欧洲的员工也增加了近200名,这是个双赢的局面。”



编者按



一年一度,“夏季达沃斯”如期而至。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于9月18日至20日在天津召开。



这是夏季达沃斯论坛的第12届年会。12是个特殊的数字。比如,12是一打,一年有12个月;在中国,生肖有12个,地支有12个,一天有12个时辰。回到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组织者说,第12届年会将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主题的世界经济论坛峰会。我们注意到的是,这个越来越瞩目的平台,开始讨论越来越广泛的议题——除了始终关注的中国的发展、改革开放、技术与金融创新等等经济议题,现在也开始关注教育、健康、儒学、太极、男女平等等非经济议题。无论议题如何广泛,开放与创新始终是它不变的底色。(李艳霞)






2018年夏季达沃斯(即2018年新领军者年会)第一天的一场论坛上,与会嘉宾围绕中国对外投资展开了探讨。部分中企代表分享了自身成功的欧洲并购案例,来自欧洲的代表则表示,当地对中国投资的看法正在发生微妙的改变。



最近一年多来,美国及欧盟对外国投资监管趋严,海外投资一线人士对此颇有感触。但夏季达沃斯主办方世界经济论坛称,中企对外投资增长仍会继续,未来10年,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的对外投资规模预计将达到2.5万亿美元。



中企分享成功并购案例



“2011年并购的德国数控机床公司的销售额从初期的2.5亿欧元增长到了5亿欧元,并购后截至目前德国工厂增加了550名员工;又比如瑞士的卓郎智能,我们是在2013年并购的,销售量从原来的60多亿人民币增长到了去年的90多个亿,欧洲的员工也增加了近200名,这是个双赢的局面。”江苏金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雪平在该论坛上表示。



潘雪平还阐述了公司的并购逻辑,表示并购前就要有清晰的愿景和战略。“我们的产品,比如数控机床和纺织机械等,在中国的需求非常大。与我们的欧洲竞争对手相比,我们有市场;而与中国的竞争对手相比,我们则更为国际化。”潘雪平说。



2001年加入WTO后,中国对外投资规模开始进入稳定、持续增长阶段。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于2014年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意味着中国实际对外投资已超过利用外资规模,此后担当对外投资主力的中企海外并购于2016年迎来了历史新高。



美监管趋严欧盟紧随其后



不过,从2016年末起,中国对外投资迎来“压力期”,难题接踵而至。第一波压力来自境内——2016年底以来,境内收紧了对外投资监管;第二波压力来自美国——2017年以来,美国监管机构对外商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趋严,中资赴美并购规模大幅下跌。8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强化国家安全审查主体部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权限的法案。在这种大背景之下,有些中国投资者表示开始转向欧洲。



“鉴于美国方面的监管态势,欧洲是否成了中国投资者的 ‘新天堂’?”论坛主持人向一位来自德国的嘉宾、欧洲联合颠覆计划(JEDI)创始人André Loesekrug-Pietri抛出这个问题,然而Loesekrug-Pietri却有些答非所问。



“对外投资就像是中国经济一个‘代理人’,直到2011、2012年,75%-80%的中国投资都是和能矿有关的,而这几年变化很大。过去几年,民企占到中国对外投资总规模的一半,而且越来越偏向科技类标的。这个 ‘代理人’最近则遇到了一些难题,比如德国目前碰到一些中资并购引发的巨大不确定性。” 他说。



去年7月,德国政府修订了《德国对外贸易条例》。今年7月末8月初,两起中国对德国企业并购交易遭到阻拦,随后德国官方对外表示年内准备进一步收紧审查制度。



欧盟方面亦有类似动向。2017年9月14日,欧盟委员会(“欧委会”)公布建立欧盟外商直接投资审查框架的提案。根据该提案,欧委会有权审查其认为有可能损害欧盟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的特定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关键技术、基础设施、敏感信息等领域,并向投资涉及的成员国出具无约束力的意见,哪怕交易已经完成。



“欧洲没有像CFIUS这样的外商投资审查部门,大约一年前开始,欧盟层面确实有相关讨论。目前这个欧盟层面的机制更多的是成员国之间的信息分享。”Loesekrug-Pietri表示。



一线投资者谨慎行事



一线的海外投资从业人士确实感受到了海外监管环境的变化。



“随着一些政府间关系的变化,今年确实出现了一些不明朗因素,中企对外投资的目的地和行业分布亦随之发生了变化。也有企业另辟蹊径,寻找一结突破常规的方法,比如利用香港子公司或合资公司,或是被投公司去做海外投资。”香港尚乘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蔡志坚在夏季达沃斯举行期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除了监管因素,市场对资金的使用亦非常谨慎。“第一美国进入加息周期,对发行人来说资金成本上升,融资渠道亦变得谨慎,现在二级市场承压,投资者特别紧张。在这样的环境下,对成长的需求可能就暂放一边。在全球经济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大家对汇率的波动比较紧张,不想过度对冲。”香港尚乘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蔡志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希望形成更互惠关系



与此同时,多位欧洲人士声称期望中欧双方能够形成更为互惠平等的投资关系,认为从长期来看,要想保持双边关系顺畅,需要有一个互惠原则。一些欧洲商界和政界人士提问,如果吉利可以收购戴姆勒部分股份,那么反之戴姆勒可以做相同的事吗?“从互联网科技角度看,中国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化非常关键,如果外国公司无法在这个市场获得几亿用户,就没法成功。”Loesekrug-Pietri表示。



“我们不仅想吸引更多投资,还想吸引更好的投资。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期以来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主要驱动力之一,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开始对外投资。今年也是‘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如何在投资和社会责任之间取得平衡很重要,即投资者如何实现与投资接受国发展政策的平衡。各个国家发展阶段不同,投资也要进行一定的配合,避免浪费当地资源,有利于投资接受国的整体发展,还要符合当地的环境保护和能源消耗要求。接受外商投资同时意味着要产生互惠性,投资应该是互惠互利的。”摩尔多瓦外交和欧洲一体化部长乌里扬诺夫斯基在论坛上表示。





编辑: cnbidding
来源: 中国招标信息网
投稿】【推荐给朋友】【 】【关闭窗口】